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让庄网 > 社会 > 吴永林,17年守望普氏原羚

吴永林,17年守望普氏原羚

发布时间:2019-11-08 14:58:30
点击数: 1263

吴永林给获救的普泽瓦尔斯基羚羊喂奶

青海湖南岸保护站救出普氏原羚幼崽

青海湖北岸的两只普氏原羚

青海湖东北岸的普氏原羚

“伊一,过来吃饭。”

随着一声呼唤,一只小Przewalski瞪羚从牧场北部飞奔到栅栏门口。它抬起头,睁大眼睛,摇着小尾巴,小心翼翼地嗅了嗅吴永林的右手,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指。

小原羚被称为伊一。看到吴永林被许多陌生人包围,伊一停止了他的亲密,抬起头,竖起耳朵,用警觉的眼神看着他们。

紧随伊一的是莉莉,她从牧场中央冲到栅栏前,停在王星军面前。王星军说,伊一和莉莉是由青海湖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普泽瓦尔斯基瞪羚救援中心救出的两只幼崽,它们已经三个月大了。

与伊一和莉莉相比,草原东北角的另一只普氏原羚更加警觉。它在围栏的西面、北面和东面转了几圈,最后站在牧场的中央,看着每个人。

“东东,你不来吗?”吴永林的电话又从牧场传来,但东东一动不动地站着。

站在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Przewalski瞪羚救援中心南岸保护站的草地上,站长吴永林看着面前被救的三只Przewalski瞪羚的三种不同选择,想起了第一次进入保护站的场景。

“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每天按时给羊送去水、牛奶和草原。我想亲眼看看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普罗卡普拉瞪羚吃了什么。然而,他们拒绝让我吃东西,直到我走远了,他们才走近水槽开始吃东西。”2003年,吴永林从部队换了工作,正式开始接触普泽瓦尔斯基的瞪羚。

普氏原羚曾是广泛生活在中国北部和西北部的野生高原物种。分布于内蒙古高原、贺兰山地区、河西走廊和青藏高原。

140多年前,俄罗斯博物学家普拉萨德·格瓦尔(Prasad Gerval)在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发现了这一物种。此后,在内蒙古包头、甘肃肃南、宁夏银川、新疆卡丘卡荒漠草原、西藏昌都、那曲东部、青海祁连山等地采集了相关标本。

到上世纪末,普氏原羚已经在许多地方消失了,只有青海湖以东、鸟岛和袁哲仍有分布。一些数据显示,到1999年,青海湖周边地区普氏原羚的数量约为130只,比大熊猫还珍贵。

1999年,普氏原羚在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中被列为极其危险的动物。从那以后,普氏原羚被列入中国国家林业局从2000年到2005年保护野生动物的15个主要项目之一。

正是在那几年,吴永林加入了保护青海湖野生动物的行列。2002年,他在青海湖鸟岛观察水鸟的同时,开始参与普氏原羚的保护和救援工作。

2003年8月,由于吴永林和他的同事们的努力,世界上第一只人工繁殖的普氏原羚玲玲成功地产下了它的第一只陶陶,世界上极度濒危的普氏原羚也成功地人工繁殖。

此后,观察和记录普氏原羚的行为,观察它们与狼、狐狸和其他动物的关系,记录它们的行为,研究野生动物和自然如何共存,成为吴永林工作和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弟子王星军说为了理解这一切,吴永林大师付出了很多。每年11月,青海湖上的普氏原羚进入交配阶段。大量雄性和雌性普氏原羚聚集在一起寻找合适的配偶。这时,吴永林把帐篷放在湖边的草地上。

每年7月至8月,普氏原羚进入繁殖期。普氏原羚的产羔区分布在青海湖南、西、北、东海岸400-500公里的草原地区。这时,狼、狐狸和其他天敌会追踪普泽瓦尔斯基的瞪羚。这是观察和记录普氏原羚与动物相处的难得机会。吴永林和他的同事从未缺席过。

此外,所有在繁殖过程中受伤或无人看管的Przewalski角马将被送往救援中心接受后备人员的治疗。吴永林和他的同事们将在保护站和产羔地之间来回奔跑。

幸运的是,17年后,好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2010年,普氏瞪羚的数量恢复到约500种。七年后,普氏原羚的野生种群数量与大熊猫数量持平,达到2010年。2018年,普氏原羚的数量达到新高,达到2793只。

2019年8月2日,青海湖生物多样性综合监测现场调查启动。与王星军讨论后,吴永林将工作分成两部分:王星军负责南岸保护站的救援工作,吴永林跟随队员到达第一线。

“我被普泽瓦尔斯基瞪羚包围着。在低矮的灌木丛下和一英尺高的牧场旁边,1000多只普氏原羚在这里追逐嬉戏。”"我做梦也没想到一生中会同时看到这么多普泽瓦尔斯基瞪羚。"8月6日,吴永林来到青海湖北岸普泽瓦尔斯基瞪羚的产仔地附近,看到了他一生中最壮观的一幕。

吴永林说,在坚持青海湖的17年中,由于他和他的同事们的努力,普泽瓦尔斯基瞪羚的人工科学养殖取得了从0到50多只的突破,种群从现在的7只增加到14只,个体数量从大约130只增加到3000多只,种群活动的范围从最初人口密集分布的几个点扩大到了整个青海湖流域。

弟子王星军说吴永林大师今年56岁。他对普氏原羚的观察记录、救援和人工繁殖有丰富的知识。

不久前,吴永林实地考察归来,视察了弟子们的工作成果。两人同意在青海湖南岸保护站的牧场上寻找雌性普氏原羚产羊羔的第一个地点。王星军找了几个小时没有任何进展,而吴永林花了一个多小时来回寻找。

王星军羡慕他主人的能力。他说,在Przewalski瞪羚的产羔期,牧场上的草有1米多高,1人以上的灌木丛挡住了视线。在这样一个地方很难准确地找到出生后丢失的羔羊,但是吴永林只能通过羔羊的声音来判断谁处于困境,谁掉进池塘,谁被茂密的丛林挡住了。

"这种保护技能只有走在普泽瓦尔斯基羚羊身边并和它们生活在一起才能掌握。"王星军说。

17年来,吴永林观察了获救的普泽瓦尔斯基羚羊及其周围牧场的变化,掌握了大量的野生动物知识。今年,他连续八年全年跟踪普氏原羚的生命周期,并在青海湖周围驻扎帐篷观察普氏原羚的生活状况。

吴永林表示,普氏原羚等物种的生存条件在不断变化,只有当他和他在保护区的同事们掌握了自然界深处微妙的变化,他们才能尽最大努力保护青海湖的生态,保护普氏原羚等物种。(齐·朱总)

1分6合彩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秒速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