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让庄网 > 军事 > 军营里的手机,手机里的军营

军营里的手机,手机里的军营

发布时间:2019-11-30 18:09:46
点击数: 2352

周末,当我一大早走出营地大门时,云南武警某旅司务长张馨突然发现自己忘了带手机,浑身不舒服。当他跑回去取手机后,他故意整天注意手机的使用,“看看他对手机的依赖有多重。”

在这一天,张馨外出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买生日蛋糕,为即将到来的集体生日派对做准备。当他再次走出营地大门时,他拿出手机,叫了辆车。几分钟后,一辆银灰色的汽车如期到达,张馨钻进汽车,直奔蛋糕店。

"我可以用手机付款吗?"拿到蛋糕后,张馨下意识地再次掏出手机。作为司务长,出去买东西和付钱是很平常的事。他发现他很少带现金出门,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

他中午刚回到营地,张馨就接到收发室的电话,通知他去取快车。张馨喜欢打篮球。两天前他用手机订购了一双篮球鞋,今天已经到货了。他打开手机上的购物软件,发现在过去的两天里,几个包裹会陆续到达。

晚会团体生日聚会非常成功。当气氛温暖时,许多官兵拿出手机,与远方的亲戚进行视频通话,分享喜悦。张馨也不例外。他联系了远方的女友。他坦率地说,在军营里,他和女友的感情都由这个小屏幕支撑着。

说到底,张馨没有衡量他对手机的依赖程度,因为他发现与他周围的人相比,这一切都很正常。

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手机用户数量已达8.17亿。在这个巨大的数字背后,张馨只是一个普通的样本。

据报告统计,全国每月有超过8亿活跃用户使用移动互联网进行社交网络、即时消息、观看视频、阅读信息、手机购物等活动。这些行为发生在全国各地以及中国各地的军营中。

一方面,在智能手机前,这个巨大的世界会被手掌瞬间抓住。另一方面,时间被分割成越来越多的碎片,使得人们很难集中精力学习和工作。智能手机及其背后的移动互联网改变了今天的中国,重塑了现代社会生活。城墙内的兵营已经无法控制了。

然而,军营毕竟是普通人眼中的“禁区”,军队是高度集中统一的集体。当智能手机越过信息围栏进入军营时,军营也随之改变,“人与手机的关系”在这里被重新定义。

在军营里,打开智能手机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不同的人,不同的开放方式,可以得到不同的答案。

网上一代官兵-

智能手机就像“半衰期”

“军队对手机的控制太严格了。它差点杀了我!”

那一年,一名刚入伍不久的新兵敦促他退出现役。新训中队的指导员李飞有些迷惑:“这可能是原因吗?”经过各级反复工作,新兵的态度保持不变。最后,他因拒绝服兵役而被开除出军队。

后来,李飞有了更多的士兵。他逐渐发现新兵现象就是一个例子。然而,“如果你问士兵‘如果你禁用智能手机,你会重新考虑参军吗’,答案肯定超出你的想象。”

作为90后,李飞表示,他完全理解手机在互联网上出生的年轻人心目中的地位:“从童年开始,当你玩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过着网络化的生活时,你怎么能进入营地大门,变成一个人,轻松放下手机?”

这对李奕辰来说确实有点困难,他是某支队的一等兵。每当该休息的时候,他一听到服务员吹哨子发手机就开始跑向队部。几分钟后,宿舍的插座里装满了手机充电器。“步行者”围坐在一起,李奕辰正忙着组织比赛。他坦率地承认,在参军之前,他是一名“骷髅”手泳运动员。参军后,他的对手对游泳的“热情”保持不变。

研究表明,在我国,体育健身、旅游、艺术体验、阅读和学习等线下活动的普及程度远不及许多国家和地区,而低门槛、易操作、高零碎时间使用的流行手机游戏占据了许多人的业余时间。

武警迪庆支队进行的问卷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当选择“手机的主要用途”时,73%的官兵选择了游戏,其次是短片和社交。

“有些人走路、吃饭、上厕所,盯着手机屏幕,花时间刷短视频。”该分遣队军队管理部门负责人芮林哀叹说,这些网上一代官兵在进入网络时通常“比士兵年长”和“比士兵早”。玩手机已经成为他们的主要娱乐习惯。

人民武装警察部队西双版纳支队的李果上士记得,十多年前他们第一次参军时,每个人仍然使用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的“功能机”。手机只是一种交流工具。后来,随着智能手机的逐渐普及和移动网络应用的快速发展,手机逐渐成为了自己生活中的一种“仅仅需要”。

“有一件事,以前的手机做不到!”李果打开微信,拨通了妻子的可视电话。过了一会儿,一个圆圆的脸和嫩粉色的婴儿出现在屏幕上。几千英里之外,当李果透过屏幕看到这个新生的孩子时,他的眼睛不知不觉地湿润了。他说,每天打视频电话看孩子已经成为他收到手机后的“作业”。

“现在,人们习惯了在订购机票、订购外卖和支付军营超市买不到的东西时使用手机。人们会首先考虑网上购物……”李果说,我们必须承认,在这个万物日益互联的时代,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工具,包括军营中的官兵。

基层负责人-

手机就像手榴弹

两年后,王乐妍,云南武警某支队的教官,仍然无法放下“粉碎”的手机。

那天,当王乐妍检查岗哨时,他发现一部手机藏在工作地点的隔离层。手机解锁后,一张受欢迎的在线游戏图片跳了出来。

哨兵是战场,职责是战争。结合以往警示教育中的责任事故案例,王乐妍既生气又恼火。他当场把手机砸在水泥地上,然后组织官兵站在警卫室下面进行警示教育。

后来,王乐妍承认他处理砸手机的方式不合适,并为此道歉。然而,他坚持认为,如果没有监督的手机被允许在军营里“野蛮生长”,这就相当于到处藏手榴弹,“总有一天会爆炸。”

游戏成瘾、网上赌博、网上借贷、不当沟通...在很多部队看来,与以往“管人管店门安全可靠”的管理模式相比,智能手机确实带来了太多不确定的风险点,难以监管。

今年年初,一个中队的下士和班长李伟在完成一项新的训练任务后回到了部队。为了“奖励”自己,他非法购买了一部手机。他想晚上躲在床上玩游戏和网上聊天放松,但他被困在里面,经常熬通宵。过了一段时间,李薇白天训练没精打采,也没怎么参与班级事务。后来,中队组织了军事体育考试。不仅是全班垫底的成绩,李伟自己的训练成绩也亮起了红灯。

一些基层士兵坦率地承认,管理人员必须正视一些年轻官兵的“手机成瘾”问题。与大学生“手机成瘾”现象相比,部队封闭的管理和单调的生活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成瘾程度。

然而,在更多的基层部队中,智能手机带来的泄密隐患和网络舆论风险比“手机成瘾”更令人担忧。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有麦克风,每个人都是摄影师。只需一次点击和一次上传,这个秘密就被所有人立即知晓。如果有不当言论或音视频炒作,也会造成负面网络舆论,损害军队形象。

云南武警总队安全部门负责人表示,一些犯罪分子利用手机网络的便利性、开放性和隐蔽性,精心设置陷阱,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少数歧视性和自制力较弱的官兵被犯罪分子引诱冒险、受骗,甚至犯下非法和犯罪行为。自2016年以来,该团发现并处理了10多起涉及陷入非法在线金字塔计划、参与在线赌博和遭遇金融欺诈的官兵的事件。

谈到这些,一位基层领导悲伤而无奈地哀叹道:“如果监管更严格、更细致,可能不会产生如此严重的后果。然而,管理层本身却落后了。无论如何加强监管,一些新的问题仍然让你无法预防……”

信息兵营-

手机不是危机,挑战仍然需要直接面对。

明月高挂,武警西双版纳支队负责人徐向林回到宿舍已经是清晨了。睡觉前,他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在微信上查看远方恋人的信息。尽管他知道对方已经睡着了,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用“晚安”的表情回答。

在今天的军营里,手机已经成为无数年轻“徐向林”与爱人保持感情的重要工具。支队政治部主任周秋回忆说,当他参军时,他写信表达他的爱。十年后,他在“打电话”。现在,他通过手机和互联网结婚了。

改变的不仅仅是婚姻方式。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在许多方面给军营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军营的生活方式正在改变。在去年的“双十一”网上购物活动中,某平台一天的营业额达到2135亿元。其中,某支队下士朱家浩出资13,300元。除了网上购物,外卖、网上洗衣服务和购物跑腿在军营也很受欢迎。这些网络服务打破了过去官兵外出办事的限制,正在成为每个人的新生活方式。

兵营里的交流方式正在改变。二等兵里斯和许史圣为一件小事吵了一架,谁也擦不掉他们的脸。为此,他们打了一天冷战。第二天,当中队分发手机时,许史圣在微信上向李斯表达了“道歉”,他们很快就互相松了口气。当李飞就任教官时,他觉得最困难的工作是掌握官兵的思想。然而,他发现平时沉默寡言的官兵开始用手游泳时似乎变了,于是他主动与每个人合二为一,很快许多官兵向他敞开了心扉。

兵营里的工作方法也在改变-

在中队教官陈康的教育课上,手机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工具。讲座前,他组织官兵围绕教育类“众筹”的主题,在微信群中召集讲师。讲座期间,他们使用手机软件发送“弹幕”,实时评论讲座内容并与之互动。一段时间后,上级机关发现中队官兵对政治教育的满意度超过85%,并通过了理论考试。

在训练场上,一等兵王荣兴因身体不适而苦恼。后来,几款手机健身软件和在线健身视频成为他强有力的助手。通过对体能训练知识的学习和刻苦的科学训练,王荣兴的体能表现迅速提高,并被球队选中参加后备队成员的训练。

这些变化是好还是坏?士兵们发现很难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就像网上购物一样,一方面,它方便了每个人的生活,但也有可能通过采购需求暴露军队的动态。运行健身软件可以促进运动训练,但它也可能揭示军事设施的位置信息。”一位基层首席官员认为。

面对变化,官兵们一致认为:信息时代军营面临的变化和新情况的数量和频率超过了以往任何时代。

智能手机可以为曾经封闭的军营打开一个美好的世界,也可以为非常重视安全和稳定的军营植入一扇危险的“后门”。

然而,无论如何,手机本身并不是危机。真正的危机在于,手机的管理者和用户未能及时、正确地应对变化。

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挑战。

(本文中的一些人物是假名,李杰也参与了采访。)

上图:武警曲靖支队麒麟中队士兵排队接受快递。刘福

下图:云南武警总队某旅的宣传人员拍摄了一段记录新兵训练生活的短片。李涛的照片

快乐飞艇app pk10注册送58 pk10两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