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让庄网 > 时事 > 荒谬!蔡当局没有人关心真相的南方澳断桥事件

荒谬!蔡当局没有人关心真相的南方澳断桥事件

发布时间:2019-12-01 17:40:01
点击数: 2117

南澳大利亚大桥断裂已经整整一周了。在蔡志勇的及时处理下,台湾军队被紧急动员起来帮助清理水道,私营公司被雇佣来加快断桥的拆除,三年内优先发放养老金和进行重建的承诺似乎已经兑现。然而,仅仅一艘空油轮的通过就导致了桥梁的断裂。蔡志勇的管理权力和责任尚不清楚,六人在没有任何澄清的情况下丧生。这就是处理问题的态度吗?简而言之,蔡当局再次上演了处理危机和粉饰和平的一流努力。然而,在有效的危机管理背后,它只是为了掩盖政府的尴尬。更令人震惊的是,当蔡志勇当局相互推诿时,中国大陆学术界对我断桥的两项分析和判断很快在网上被报道,指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这两项分析分别由浙江工业大学桥梁教授和重庆大学钢结构中心师生进行。根据台湾相关新闻报道和断桥图像,根据专业经验和计算机模拟,这两种分析可以指出桥梁缆索断裂的顺序,包括其对桥面断裂的影响。这两份报告之所以令人惊叹,是因为大陆学者的热情和专业毅力,这在台湾学术界是近年来罕见的。二是直接从断桥事件中探寻问题的根源,这也是台湾长期以来失去的充满政治化的经验。自称“民主”的台湾及其自称“进步”的政党多年来一直围绕着争权夺利、推卸责任、虚伪和虚伪而运作。执政党不关心事实,甚至害怕人民会发现真相。大陆学者指出的断桥的原因和后果确实令台湾脸红。这是台湾民主多年来失去的纽带。除了大陆学者的研究和判断之外,我们还可以梳理南澳大利亚大桥的建造、维护和破坏的历史,事实上到处都是疑点。然而,20多年来,一切都继续在混乱中运作,权力和责任不明,分工不明,管理混乱,双目失明。这样一座桥怎么可能不出事故呢?经过各界对南澳大桥断桥事件的回顾,迄今发现的疑点包括:第一,由基隆港务局运营管理的南澳大桥,造价2.5亿新台币(新台币),但代表宜兰县政府农业局进行规划、外包、监督和建设。一个地方农业局,哪有本事做这些事情?第二,七年前基隆港务局转变为台湾港口公司。然而,无论在港务局或港口公司任职期间,都要求它负责桥梁结构和安全的维护,并每两年提交一次检查报告,但它在21年中从未这样做。可以看出,行政机关的“公司化”纯粹是表面现象,有利于官员履行职责,而管理职能严重退化。第三,当桥被打破时,格林阵营用枪瞄准国民党总督林子,猛烈地炮轰他。事实上,这座桥是在原县长游昆西任内承包出去的,在刘守成任内竣工通车。两人都是民主进步党的成员。包括上一任县长在内,蔡当局出于自私的原因接连更换了三个人。其中,吴泽成现在是项目委员会的主席,也负责报告此案。角色之间没有冲突吗?第四,李咏建筑公司承担了建造这座桥的责任,它是在这座桥招标前一年才成立的。这座桥建成后不久,公司就倒闭了。资金的私人转移是毫无疑问的吗?第五,依兰县政府两次委托HKUST的一组教授视察这座桥。然而,据“立法者”黄国昌称,该小组以低价分包了检查,没有进行现场检查。然而,在三年前的一份报告中,该小组声称断裂的钢缆“状况良好”。可以看出,不断转包和层层欺诈严重侵蚀了台湾的公共安全。第六,港口公司表示,南澳大利亚大桥的承载能力被限制在49.2公吨,但具有工程背景的“立法者”李红军指出,这远远超出了普通桥梁的42公吨标准,是极不合理的。第七,蔡英文首先声称大桥是因为一艘“中国石油”油轮起火而被破坏的。事实上,油轮当时还是空的,只是在坠落时着火了。蔡英文的讲话具有误导性。从上面的怀疑中,不难看出为什么蔡当局急于转移断桥事件的焦点。正因为民进党从过去到现在,都无法将失职、疏忽、营利性、粗心大意等责任从地方转移到中央政府。蔡志勇很清楚,没有人关心断桥的真相。

贵州十一选五 天津快乐十分 快乐8